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靈氣復甦:我回收超級加倍笔趣-32 黃辰讀書

Home / 玄幻小說 /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靈氣復甦:我回收超級加倍笔趣-32 黃辰讀書

靈氣復甦:我回收超級加倍
小說推薦靈氣復甦:我回收超級加倍灵气复苏:我回收超级加倍
突兀的冰冷声音让所有人都是打从心底泛起一阵的寒意。
然而还不仅如此。
LoveliveAS四格同人
下一秒,阵阵的霜花浮现。
一道瘦弱的人形逐渐的浮现了出来。
“长官好。”人影还没有完全凝视,夏东海冲着人影就是脚一跺竟然是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这些所有人更是蒙蔽了,夏东海可是先遣军的最高指挥,在他们的眼里算是至高的存在了,他的长官?
会是谁?
渐渐的,人影凝实。
一位满头灰发的老者渐渐浮现在众人眼前。
老人很瘦看上去如同一副骨头架子一般,但是举手投足霜花涌现,寒气逼人,一双眸子更是未显得一丝的苍老。
睿智明亮。
就这?夏东海的长官?
灰发老者的样子明显没有满足众人的期待。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顾言原本都要动手的灵气直接被其驱散。
双眼直接朝着老人望了过去,在他的系统之眼下很快,来人的属性出现。
【姓名】:黄辰
【天赋】:冰魄。
【天赋等级】:C级。
【神通】:冰魄银针
冰魄银针:以天赋之力凝结成针状,以灵气驭之攻击,威力极强,一点破,可冰冻山河。
【境界】:凝血三重(受伤后)。
【弱点】:早年受过伤,短时间内战斗没有影响但是时间长了会导致灵气供应不足。
【简介】:曾经是军队的千夫长,因伤退休后消失在了大众视野,隐居于世。
“凝血境界?”顾言看到这个属性一愣,凝血是通脉之后的境界,按照书本里的介绍是必须在通脉境界以特殊的凝血之法才可以突破的境界。
而好的凝血之法千金难求,极难修炼,所以到了凝血境界的修士已经是十不存一了。
怪不得夏东海给其行礼呢,这黄辰不管是境界还是军中曾经的阶位都是远超于它的。
毕竟夏东海虽然是先遣军的统领,但是手下也不过数百人,在特区军队中也就是一个百夫长,和曾经的千夫长黄辰根本没办法比较。
“我已经退伍了,现在就是一个老头,长官一词我担当不起,今天来只是为了护着我这个老友离去罢了。”
黄辰摆了摆手身体错开,没有受下夏东海这一礼。
“不能这么说,你永远是铁血营的最高长官,我们都是您的兵。”
夏东海对于黄辰的说辞不以为然,身体站的笔直。
“你是铁血营的?”黄辰闻言一愣。
机动战舰抚子号
“铁血营第二期上士夏东海向长官敬礼。”
傲 貓 祝福
夏东海喊得更大声了,仿佛铁血营的名号是自己的毕生荣誉。
“呵呵,好,那这一礼我受了。”黄辰佝偻的身体站直,也是淡淡的回了一个军礼。
“长官,您来这里是?”夏东海也没有忘记正式行礼之后小声的问道。
“啊,对差点搞忘了,老顾走吧,别再碍人家眼了,一会一个火球砸过来我可不一定能护着你。”
黄辰一拍额头才想起来自己的“正事”,言语中也满是对于古河的讽刺。
古河立在原地别说出言反驳,就连正常站着都很费劲,身上的火焰早就不知道去哪里,双臂之上不知道何时已经爬满了冰霜。
“对呀,我看我还是抓紧走吧。”
顾长青嘴角一扯,也没有看古河一眼转身就走。
黄辰也不说话抬步就跟了上去。
“……”夏东海看着三人的背影,很想上前拦一下,但是一想到黄辰的身份,顾长青的身份,腿就和灌了铅一般怎么也迈不动。
直至三人彻底的离去。
“呼——”
随着黄辰的身影消失,古河才传出一口粗气,扑通的一下坐在了地上。
“我不服,顾长青绝对有问题。”
古河满头大汗的喘着粗气,执拗的看着顾长青三人离去的方向。
“你不服?古河队长醒醒吧,这个天下不是你服不服可以决定的,再者说顾长青可以轻易的请来一个凝血境界的帮忙,你觉得一个小小的东海城有什么需要他图谋的吗?”
夏东海瞥了一眼满头大汗的古河不屑的道。
“……”
闻言,古河瞬间愣住,夏东海的声音如同洪钟一般在其脑海中炸响。
夏东海又深深的看了眼顾长青离去的方向,随后才背手离去。
“这个顾大师还真是不显山不漏水,黄辰都可以请到,看来的得想办法缓和一下关系了。”
夏东海一边走一边沉思着。
“凝血境界的强者都供其驱使,顾大师还需要和什么黑袍人联合吗?古兄你还是看开点吧,也许只是巧合。”
“对呀古兄,黑袍人总不见得是哪个黄辰吧。”
“先走了古兄城内还需要布防。”
夏东海的声音是一点都没有掩饰的,也直接惊醒了众人。
凝血境,整个东海城都没有的存在,顾长青有这种强者帮助,想要做什么还需要什么黑袍人吗?
看着失神在地的古河大部分人都是直接离去了,只有小部分古河之前的朋友同事好心的劝解了一声。
可是后者仿佛魔怔了一般,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前方似乎什么都听不到。
见其这个模样就算和古河比较要好的朋友也只能摇摇头默默的离去了。
一时间刚才还十数人的城门之地,就只剩下了古河自己。
“不可能,一定是他!一定是!”
古河此时,思想已经陷入了一个牛角之中,死去兄弟的沉痛打击让他已经有点疯魔了。
“是不是他,试一下不就得了。”
突然,半空中幽灵一般的声音直接钻进了古河的耳朵。
“对,试一下就可以了,可是怎么试?那个黄辰太强了。”
古河听着声音一点都没有惊讶,反而下意思就被其引导着思考了起来。
“笨,问题的根源是顾言啊,试不了老子,可以对儿子下手。”
幽灵般的声音再次响起。
“没错,对顾言,对顾言下手。”
古河一听瞬间茅塞顿开,惊喜的应道。
唰——
“谁?谁在说话?”想通的古河这才想起来寻找声音的主人,可是看遍了四周也没有返现半点的人影。
“算了,不管了,先对顾言下手,一定能让顾长青露出狐狸尾巴,我得准备下。”
寻找无果,古河也是直接放弃了嘀咕着就爬起身快步离去,心中的计划让他堵得慌,必须得马上落实才可以有一丝安慰。
古河走后,原本站立的位置空间突然扭曲了一下。
随后一个浑身被黑色袍子覆盖的人影出现在原地。
“又来一个黄辰?这场戏真是越来越精彩了。”
黑袍人喃喃道。
呼——
洞仙歌
就在这时,清风拂过,黑袍直接被撩起露出了一副熟悉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