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穿書後女配每天都在艱難求生 ptt-第649章 偶遇故人(四更)推薦

Home / 言情小說 /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穿書後女配每天都在艱難求生 ptt-第649章 偶遇故人(四更)推薦

穿書後女配每天都在艱難求生
小說推薦穿書後女配每天都在艱難求生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客栈内。
安泞正打算带着冠玉离开。
冠玉手上还提着安泞的医药箱。
两个人刚想出门,迎面就看到客栈门口突然来了很多官兵。
安泞皱眉。
突然这么多官兵到客栈来……
安泞带着冠玉自觉的走向了一边,不去挡了路。
官兵一进去就冲着老板大声吼道,“老板,把最好的茶水点心给我上上来,快点!”
“是是是,官爷, 马上就来。”老板连忙去准备茶水点心。
紧接着,客栈门口就走进来了一名女子。
女子身边跟着更多的官兵。
显然都是保护她的存在。
安泞站在旁边,不由得抿紧了唇瓣。
她倒是没想到,会在宫外遇到冯希芸。
没想到半年后,第一个见到的熟人,会是她。
只见她穿着一身淡紫色衣衫,在一名官员的热情下坐在了其中一张餐桌前。
餐桌上已准备好了茶水和点心。
老板正打算给冯希芸倒茶水, 一旁的官员连忙拿了过去,亲自帮她倒茶。
“巡抚大人客气了。”冯希芸礼节性地说道,“我自己来就好。”
“冯太医,应该的应该。你从宫中千里迢迢来我们菖门县救人,在下真的是感激不尽。要能够真的救下了菖门县的百姓,在下愿意做牛做马,感谢冯太医。”巡抚说得激动。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冯希芸盈盈一笑,“巡抚大人真的不用这么客气。何况,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医治得了,还得去看了才知道。”
“冯太医医术高明,一定可以的。”巡抚恭维道。
“先不下结论,我也不想让巡抚大人失望,更不想让皇上失望。”冯希芸说道, “喝了茶我们就早点上路吧。对了, 伍大怎么没进来喝口茶歇息一下?”
“伍大人说他带人先去看看菖门县的路况。”
“好。”
冯希芸点头。
给人感觉就是, 随和有礼, 没有半点架子。
安泞也没有太多停留,带着冠玉不动声色的离开了客栈。
所以, 也不需要再去调查揣测了。
菖门县的瘟疫是已经上报了朝廷,现在对菖门县的所作所为, 应该都是萧谨行下达的旨意。而现在,萧谨行还把冯希芸从宫中派来医治瘟疫。
他就不怕冯希芸一个不慎,死在这里吗?!
还是说,他真的充分相信冯希芸的医术了得。
安泞走出客栈。
和冠玉分别坐上马。
刚上马,就看到小伍带着一行人,骑着骏马风尘而来。
小伍作为萧谨行的贴身侍卫,萧谨行就这么让给冯希芸了吗?!
安泞拽着缰绳,“驾!”
她毫不犹豫的直接和小伍插身而过。
真的是庆幸自己之前想得周到,进行了乔装易容,否则这么见面,实在是尴尬。
我有无数物品栏 大树胖成鱼
鬼月幽靈 小說
小伍看了一眼从他身边过去的人,恍若有些熟悉,又恍若只是错觉。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他也没在意,直接下马走进了客栈。
安泞和冠玉骑马迅速到了菖门县。
还未到城门口,几个官兵就上前把他们给包围了起来。
“下来!”官兵威胁道。
安泞给了冠玉一个眼神,两个人下了马。
“官爷,我们要去菖门。”安泞开口,声音已变成了男调。
“菖门现在不准进出。”
“为什么?”
“不要问这么多!来人,把他们抓起来!”官兵不分青红皂白, 直接就要捉拿他们。
“官爷我们做错了什么, 哪怕是不让我们进菖门,也不能把我们抓起来!”
“少废话!带走!”官兵把他们扣押住。
“我是阆中。”安泞大声道,“是来给菖门里面的人看病的。”
官兵顿了顿。
“我知道里面人染上了瘟疫,所以现在进去帮他们医治。”
官兵似乎没有接收到这样的通知,转头问着另一个官兵,“你接到通知说今日有阆中要入城的吗?”
“没有,只接到通知说,今日巡抚大人会带宫中的一个太医来菖门治病。”官兵也有些茫然。
两个人转头看着安泞。
明显不觉得安泞会是太医。
“我不是太医,但我真的是阆中。你们放我进去,我能治好瘟疫。”安泞解释。
“不行不行,没有许可,任何人不能进去。把他们押起来……”
“官爷,现在菖门里面的人全部都在水生火热之中,每天死那么多人,你们都不觉得难受吗?!你们放我进去,我真的可以治好他们!哪怕治不好,对你们也没有损失啊?!”安泞大声说道,“你们不让人进去,是怕再有人被感染,我自己都不怕,你们怕什么?!”
官兵仿若有点动摇了。
安泞又说道,“你们把我们抓起来,也不过是怕我们把封锁菖门的消息传出去,所以但凡靠近菖门县的人都要被关押,直到菖门的瘟疫结束了才会放他们离开。而我们如果进了菖门县的城门,城门口守备森严,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我们自然也出来不到,我们更不可能把消息带出去了!”
官兵看着安泞急切的模样。
听着安泞说道,“你们现在放我进去,对你们没有任何影响。但对里面的人有着巨大的影响,我真的可以医治好他们!”
官兵互相看了看,沉默了半响,一个官兵才好心的说道,“不是我们不放你进去,而是放你进去了,你们就真的出来不到了。早半个月,菖门县来了很多阆中,但都没有把瘟疫控制下来,还都全部被封锁在了菖门县。现在朝廷派了太医来,菖门县的所有希望都是寄托在这名医术高超的太医身上。你现在进去,又何必?!”
“谢谢官爷的好心。”安泞感谢道,“但医者仁心,救死扶伤,既然来都来了,就不能不管不顾!”
官兵看着安泞的决心,又互相看了看彼此。
他们菖门县被封锁了一个月了。
每日死人无数。
要是真的有人能够医治得了,他们当然高兴不已。
不过就是怕增添无辜而已。
“既然你说到这个地步,那我们放你们进去,进去之后你可以去找刘文名大人,你说明你是阆中,他就会给你安排。”一个官兵咬牙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