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一路向陽漸暖 起點-第五十五章:婚後事推薦

Home / 青春小說 /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一路向陽漸暖 起點-第五十五章:婚後事推薦

一路向陽漸暖
小說推薦一路向陽漸暖一路向阳渐暖
婚后沈向阳与陆语瑄最大的变化就是对家有了初步的概念,这两人因不同的原因都没有享受过温馨有爱的原生家庭,沈向阳还好一点,至少他童年时期缺失的一切被伯父伯母弥补了,而陆语瑄就是永久性的缺失。
没在一起之前沈向阳在家里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书房里渡过,客厅都鲜少使用更不用说客厅里的电视了!陆语瑄租的房子空间有限,除了睡觉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客厅沙发上,就算沙发正对电视也没有尝试打开过,现代社会网络的便利极大程度上满足了人们生活的多数需要,宅家的时间一般用手机和电脑就能愉快的渡过,电视似乎就是当摆设用的。
两人在一起后客厅的使用频率大幅度增高,不知道两人谁首次打开了电视,自那之后不管两人谁先回来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机而后再去做其他事。一天工作结束后回家打开门迎接你的不再是满室的寂静与清冷,那一瞬间的感受就是对家这个字最直白的解释,你可以明显体会到家和住所最根本的区别。两人努力回想着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改变,却无法说清,一切都是在潜移默化中发生的。
沈爷爷最近身体不太好,又不愿意待在医院里,家里人轮番上阵劝说无果只能打电话给沈向阳,毕竟现在家里老爷子看得顺眼的人只有小孙子了。当天下午沈向阳就回去了,去机场的路上大致跟陆语瑄说了情况,陆语瑄温声安慰道:“都说老小孩老小孩,这个时候不要硬碰硬,放软态度好好说。”沈向阳到爷爷家的时候家里刚刚结束一轮争吵,作为军医院院长的伯父已经被气的词穷了,伯母和他妈坐在沙发上束手无策,他爸气呼呼地站在爷爷房间门口,看样子是被关在门外了。
沈向阳首先找家庭医生问爷爷身体的具体情况,家庭医生先是跟他详细地解释了一下,而后又说:“主要是这次检查有几项指标不合格,考虑到老爷子年纪大了,住院妥帖一点,没想到会闹成这样。”问过专业人士后沈向阳心里就有底了,伯父走过来拍着他的肩膀说:“我实在没辙了,劝你爷爷的工作就交给你了,不愿意住院就算了,但是必须要做进一步检查,我先去安排。”
东大先生与原辣妹小姐
沈向阳点头应了,看到他回来了沈父是大大地松了口气,老爷子现在看他是越来越不顺眼了,他才刚开口就被骂的狗血淋头,为了避免老爷子看到他继续生气,他也不留下吃晚饭了,“能不能说通就看你了,你爷爷现在看到我就烦,我也不敢继续惹他不痛快。”走的之前沈父对沈向阳如此说。沈母没有跟沈父一起走,沈爷爷很有分寸,最集中的火力都冲着自己的儿子(这里主要指沈父)发泄了,从不对儿媳出气。
家里人都不知道沈向阳是怎么说通老爷子的,第二天老爷子就同意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了,等几项检查结果出来后都是下午了,专家看完后说:“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要修养,烟酒沈老都控制的很好,现在还需要忌浓茶,最好少喝茶。”这对沈爷爷来说无异于是晴天霹雳,继续这样下去生活中还有什么滋味可说了?!从医院到家沈爷爷一句话没说,到家就回房间关上门拒绝沟通,晚上沈向阳跟陆语瑄聊天时难得带了几分无措,这种时候说什么都像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
周五下午陆语瑄提前走了,带着雷叔寄给她的东西去看沈爷爷,到M市机场后才跟沈向阳说,她直接打车到沈爷爷家,沈向阳一直在门口等着,陆语瑄下车后就被他一把抱进怀里,她笑了:“看来我来的很是时候啊。”孙媳妇来看他让沈爷爷情绪好转了一会,吃完饭后沈爷爷情绪又低迷起来,因为平时这个时候他都是要喝茶的。
陆语瑄见此拿出背包里的东西对沈向阳说:“这是我外公戒茶时用的方法,我问过林皓了,爷爷可以喝的。”沈向阳去厨房泡了一杯送到爷爷面前,“爷爷,这是瑄瑄特意给你带的尝尝看。”沈爷爷很给面子地端起来喝了一口,然后又喝了几口,神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和了下来。伯母把陆语瑄叫去了一边问她带的是什么,她先是把雷叔跟她说的配料和做法复述了一遍,又继续说道:“我外公之前戒茶的时候也是难受的紧,这个是跟他住一个地方的退休老专家给他配的过渡茶,我也问过相关方面的专家了,爷爷是可以喝的。”伯母记下来之后挽着她的胳膊一边往客厅走一边对她说:“你有心了。”
晚上沈向阳搂着陆语瑄躺在床上聊天,聊着就聊到陆语瑄的外公,说实话他只见过这位长辈一次,就是结婚前陆语瑄带他去见的那一次,这是一位很特别的长辈,让他记忆深刻。他不像其他长辈叮嘱他和陆语瑄要怎么样,只在临走的时候对他们说:“能过就好好过,生活总有取舍,你们要有安然面对的胸襟和坦然放下的勇气。”这位长辈什么狠话也没说却让他感受到实质性的压力扑面而来,那种言传身教的人生态度,让他一丁点错误都不敢犯,沈向阳异常肯定只要他犯了错陆语瑄一定会转身就走,这是他从这位长辈身上得到的一个事实结论。
周六吃过早饭沈爷爷就喊陆语瑄陪她聊天,知道昨天喝的过渡茶是陆语瑄找她外公要的后,沈爷爷就对陆语瑄外公的退休生活很感兴趣,正好陆语瑄也喜欢外公那样的生活,话题统一了自然就有东西可聊。陆语瑄从介绍外公住的周围大环境到小环境,从田间水边到林里山涧,还介绍了杨爷爷和雷叔,越说越让沈爷爷羡慕,他觉得陆语瑄外公的退休生活才叫退休生活,而他自己的退休生活就像是在消耗余下的生命等死一样!这让他感觉非常不舒服。
待沈向阳和陆语瑄回R市之后老爷子做了一个任性的决定,他让人联系了市外的一个山脚下的民居,等一切安排好后临出发前才跟家里人说,结果自然是反对声一片。沈爷爷只把沈伯父叫去书房,他对这个大儿子说:“老头子我也不知道还会活多久,我不想每天都这样混日子等死,我不耐烦像一个废物一样过我剩下的日子,我想找点感兴趣的事过完我剩下的日子。”沈伯父出来时眼眶微红,为人子让父亲晚年有这种感受是他的失职,他无法不同意沈爷爷的决定,唯一的要求就是带上沈爷爷的医护团队,而沈爷爷答应了。
有时候人确实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转移一下注意力后生活就不是那么乏味,在民居住了两个月之后沈爷爷身体各项指标都在好转,这让大家都很高兴。沈伯父通知家里人每周末轮流去看沈爷爷,这种操作生动地诠释了什么叫远香近臭,至少沈爷爷看见沈父不再是哪哪都气不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