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大師兄不想太招搖 愛下-第八十一章 鄭前你不得好死【新書求收藏】展示

Home / 玄幻小說 / 精彩小說 大師兄不想太招搖 愛下-第八十一章 鄭前你不得好死【新書求收藏】展示

大師兄不想太招搖
小說推薦大師兄不想太招搖大师兄不想太招摇
“我们当然不相信,你号称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万里江山,只占一隅。
所有一切都是幌子,你就靠这个来骗取别人的信任,最后获得最大的利益。
你这样的人最可恨,明明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却生了一副黑心肠,我真是看错了你!”
“这位道兄是?”
邱如意有些疑惑,这是哪位啊,好像没有什么印象。
“邱道兄,我们不要多,只把你所得一半拿出来就行。”
“对,你取一瓢,占一隅,我们要一半,不全要,公平合理!”
“可是,可是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宝贝啊,真不骗你们,你们看,我如果找到了为什么不先逃走啊?”
“有道理!”
妖隼被四个跟班抬进乌衡仙宫内,刚好听到邱如意他们的对话,感觉邱如意说的有道理,便想说句公道话。
“有道理个鸟毛,他如果不想逃走,为什么躲在坑里?”
“坑里?”
妖隼看了看众人。
“也许,他觉得坑里凉快。”
“去你的凉快,哪凉快哪呆着吧,别在这里现眼!”
妖隼听后大怒。
“你是不是看我受伤,便觉得我好欺负,信不信我用先天之火……!”
“信不信我用先天之火烧死你们!”
妖隼话未说完,就有人把他要说的话替他说出来。
“你这些话都说了一万遍,还在重复,回家换个样再出来吧。”
“这里已经没有妖族的位置,快滚吧,不然一会连你一起打!”
“你……,我要……,信不信……烧死你!”
神仙难救,神仙难救!!
“看来一瓢饮不打一顿,是不会把宝物拿出来的,打不打?”
“打,把我们的宝物拿出来!”
“我的宝物交出来,饶你不死!”
“说,不然他们真会打死你!”
“哎呦,我真的没有发现。”
邱如意哀叫。
“还嘴硬,用劲打!
直到吐出来宝物为止。”
“等等,我有证据证明不是我拿的宝贝!”
“早说啊,先拿出证明看看。”
邱如意拿出那张纸条。
有人拿到,大声念出:
“”乌衡宫内乌衡仙,
乌衡仙人起仙阵。
仙阵宫里住阵仙,
阵仙本是仙界生,
仙界祖师是郑前!”
“这首诗能说明什么?”
有人问。
“诗里最后三个字写着是郑前,是郑前!”
邱如意被打的有些怕了,赶紧说出郑前的名字。
“怎么感觉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是啊,我也觉得有些耳熟。”
“儒门最近有个人风头很盛,好像就叫郑前。”
“嗯?
儒门大师兄?
敢给儒门大师兄扣上盗贼的帽子,打死他!”
有一位参加过郑前大典的人大喊,他虽然不是儒修,但是磅礴的浩然正气让他受益匪浅,至今感恩。
当他听到说出郑前的名字时,立刻做出有力反击。
“字迹虽然隽秀,但疏与结构,诗作虽然尚可,但纸张崭新。
你要嫁祸,也要把全套做齐啊,这么假的手段,好意思拿出来卖弄?”
“我是真的没有拿到任何好处,真的没拿。”
大家一件宝物都没捞到,心中的怒气无处释放,当邱如意一遍一遍的戏弄众人时,都怒了。
这几日以来的所有疑惑,所有议论,所有维护,都变作铁拳,打在邱如意身上,拳拳到肉,寸寸入骨。
“啊呦!
要死了,我要被打死了!”
一瓢饮邱如意哀嚎不止,不久就被打的痛哭流涕,发誓再不用这个方法了。
太冒险!
富贵险中求,也得有命花啊!
这次搭上老本了!
多少年的积累今日化为乌有。
“别打了,我拿出来,我都拿出来给你们!”
一瓢饮邱如意被打的鼻青脸肿,直哼哼。
快成那个他妈都不认识的人了。
“这个,是第一个箱子里的,这个是第二个箱子里的,这个是第三个箱子,这是……。”
邱如意一口气拿出来几十个宝物。
大醫凌然
豪门隐婚:蜜宠甜妻99天
宝物五花八门啥都有,斑杂无比,从长笛,长剑,马琴,梳子,腰带,宝箱,断头刀,到草药,内丹,鳞片,金沙,龙延液。
只要邱如意拿出一个,就被哄抢,越来越多人聚集,每个人都向前拥。
拿出这些,人反而更多。
邱如意又拿出几十件宝贝,种类更加繁多,没有丝毫关联性,又被一扫而空。
仍然还有很多人没有抢到。
没抢到的人围住邱如意,恶狠狠的逼问宝贝。
邱如意在可怜巴巴的解释,已经把所有得到的宝贝都拿出来,再没有藏私。
“这些,怎么乱七八糟的?”
“这里不是乌衡仙宫吗?”
有人提出来,他观察了一下一瓢饮邱如意拿出来宝贝,根本不像是布阵所用,反而更像是从天南海北收集到的宝物。
那些宝贝等阶相对乌衡仙宫的名气来说,等阶相对过低,根本不符合乌衡仙人的身份,他不可能看上如此低劣的东西。
七夜之火 小說
所以他提出疑问。
“是啊,阵仙乌衡用这些东西布阵?”
我擦,你人的,你不说会死啊?
会死啊?
你都得到好几件宝贝,还在这里盯着,是不是个人,知不知道你这样说会把我害死?
那人的一句话,让所有人如梦初醒。
“我们要的是乌衡仙宫内的宝物,不是这些乱七八糟东西。”
“这人太不老实,我看还必须要好好收拾一下!”
“还是狠狠打吧,居然用这些残次品骗我们,生平最讨厌这样的人!”
權力 巔峰 小說
“好,那就应大家要求,再打一次?”
“动手!
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算我一个,刚才被他的假冒宝物骗了两次,我要狠狠揍一顿出出气!”
我擦!
你都抢了两次宝贝,还不知足,还要揍我?
你有没有人性?
有没有感恩的心?
有没有爱护老幼病残孕的公德心?
我都要被打残废,你还要打?
早知道,我扔的时候扔远一点,就算散财,我也要散到一个感恩人的手里。
这样的白眼狼,有好处一人独享,没好处就是猪狗不如,落井下石,太让人失望!
人族这是怎么了?
有这么多的薄情寡义之人吗
哪怕别煽风点火,添油加醋,让我少挨打一顿也可以啊!
没人性!
还有没有天理了?
还有没有人管?
我都被打的数不清挨打多少次了。
“好了,都别打了!”
也许是听到邱如意心中呐喊。
一个冷酷的声音从大殿一侧传过来,那个让人从心底生出寒意的人出现。
他的声音胜过所有嘈杂,钻进每个人耳朵。
“为什么?”
有人壮着胆子问。
“退下!
否则死!”
更加让人感到胆寒的声音,仿佛是恶魔嘴里发出。
每个向前从的人感到像一种无形的屏障挡住,怎么突破也不能突破进去。
星际争霸 前线
“一群饭桶,打了这么久才受这么点伤!”
嗯?
他什么意思?
这么打还不够吗?
你看看一瓢饮被打的我们都快认不出了。
“都起开,否则死!”
他要做什么?
难道要把他保下救走吗?
绝不可能,我们这么多人,不可能让他这么轻松的跑掉,否则再想寻找,就像大海捞针。
就在大家一起鼓起勇气要进行辩论时,阴鹫宫门人一步一步走进一瓢饮。
一只手抓住一瓢饮的胳膊。
一个清脆的响声响起。
“啊……哦!”
一个无比凄厉的声音狂叫起来。
“要打人,阴鹫宫就没输过!
不得不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不是看不起你们,我连你们门派都看不起!”
阴鹫宫门人根本没有看众人,一只手又抓向一瓢饮邱如意另外一只手。
“啊……,不要,不要,我说我说!”
“好,这一次还是要打的,说完后下一次饶过你!”
阴鹫宫门人继续开始折磨。
“郑前,你害死我了,不得好死!”
一瓢饮邱如意发出一声更加凄厉的叫声。
乌衡仙宫外一道闪电出现,拐着弯来到邱如意头顶,径直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