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道槃笔趣-第一百九十八章 再回蒼山派分享

Home / 玄幻小說 /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道槃笔趣-第一百九十八章 再回蒼山派分享

道槃
小說推薦道槃道槃
“师父,见信如晤。弟子杨帆拜上!我与爷爷……”
月缕凤旋 小说
孟林微笑地看着这个记名弟子的书信,心中暖意流淌。
从几封信笺中杨帆稚嫩的笔迹上,可以得知,这两年来他与爷爷在川南苍山派属地,被陈芝龙照顾地很好。
神宠进化系统 小说
经过勤修苦练,目前他修炼擒龙诀已经算是入门,可以感觉到“有一只小耗子,在经脉之中拱来拱去。”
并且令孟林欣慰的是,他修习孟林所传授的混沌神拳之时,已能打出轻微的风雷之声。
孟林合上信笺,收入储物袋中,把杨帆之事向郭铭昆详细禀告。
“掌门师尊,弟子在山下游历时,路过戊己山,收了一个记名弟子,名字唤作杨帆。”
郭铭昆脸上笑容和煦,道:“好。为何你有了收他的想法?”
“那孩子比较苦,他父母有可能在鸣沙山洞穴之内,已被魔门戕害……我见他根骨和悟性都不错,便起了爱才之心。”
孟林想起他自身从青罗镇玉带江漂流来的情景,触景生情,声音低沉。
“为人师尊,切记要修身持正。将来有机会,把那个孩子带过来,让我瞧瞧。”
说罢,郭铭昆站起身,拍了拍孟林的肩头:“林儿,陪我到外面走走。”
洞府之外,林木高耸入云,数头膘肥体壮的白色灵鹿,在山林间悠闲地啃啮草芽。
孟林跟在郭铭昆身后,信步而行,向郭铭昆询问了突破筑基境的法门和一些心得。
郭铭昆转头望着孟林,语气舒缓,把筑基境修炼的一些误区也详细说与孟林知悉。
孟林边点头,边用心铭记。
结束之后,他向郭铭昆挥手告别:“掌门师尊,我已记清相关诀窍。可能突破便在这几日了!”
郭铭昆眺望着远处起伏的山峦,声音缥缈不定:“林儿,蕴含五行精元的灵材,你可筹备齐了?”
“齐了,弟子已炼化入五脏之中。近日,丹田中常有元气异动,恐怕不能再拖延了,需得抓紧时间突破!”孟林凝眉道。
“好,加油!你大师兄前年便已突破成功,宗岩和若溪还没有破入筑基境的迹象,若你能走到他们前面,看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修炼?!”
郭铭昆调侃几声,往洞府修炼而去。
孟林走了几步,忽地停住身形,传音问询:“师尊,你跟白虎族白锦鹏前辈熟悉吗?”
“嗯,数面之缘,有过一些纠葛。”郭铭昆神色回味,表情竟然有些复杂。
孟林点了点头,催动凌虚步法,瞅准吹来的一个风尖,跃上风头,飘摇跳跃而去。
萬古 天帝 漫畫
苍山派百草阁,各处灵田之中氤氲着五彩灵光。
虽然已进入冬季,但谷底却依然四季如春,灵药的生长并未有丝毫停滞。
孟林刚一踏入百草阁大门,便激动地朗声大喊不已。
“师尊,弟子回来了!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混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啊!快拿给道爷看看!”
黄真望大笑几声,声音从炼丹房中呼啸而出,人影后发先至。
孟林身穿青衫,站在凉亭之旁,左手按着承影剑剑柄,右手把着流觞酒壶,端的是潇洒无比!
黄真望接过流觞,“啵”地一声拔出壶塞,用鼻子嗅了嗅:“好酒!”
继而,他仰头“咕嘟嘟”灌了一大口,只觉甘美异常。
“唔,朱晶果,灵鹿血,火枣,这配料够奢侈!小子,发达了啊!”
“这是弟子在朱雀族,被朱通前辈所赠。他对师尊酿制的灵酒,也是赞不绝口!”
说完,孟林嘿嘿一笑,躬身拱手,郑重见礼。
“弟子孟林,正式拜见师尊!两年未见,师尊风采更胜往昔!这五斤灵酒就孝敬给您了!”
黄真望笑眯眯地点点头,小抿一口灵酒,把这些晶莹透红的液体,摄取到腰间的朱红酒葫芦内。
黃金漁
其后,孟林剑指微动,从藏天殿内摄取出数十株灵药,药龄都在百年之数。
“师尊,请上眼!”
黄真望捏着一株药龄在一百一十年的庚阳花,惊叹道:“混小子,你是洗劫了一个古地吗?”
孟林神秘兮兮地笑了笑:“师尊说的是哪里话,弟子是另有奇遇!师尊,你见过息壤吗?”
黄真望手法变幻,不着痕迹地把孟林孝敬的灵药收入储物袋内:“好小子,有心了。为师没有白疼你!”
说着,他飞入凉亭之下,变戏法似的从储物袋中摸出一对青铜酒爵,招呼孟林。
“来,陪为师喝两杯,给我讲讲你这两年的经历!”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师徒二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之间已到傍晚。
天边晚霞如醉,壮观非凡。
孟林酒意醺醺地起身,与黄真望分别,回往两年未住的屋舍。
把屋中清扫了一遍之后,他催动净水术,用清澈水流洗净手脸,这才在床上舒适地睡下。
此夜,明月如团,朦胧月光洒在百草阁中的一切事物之上,显得安宁静谧。
孟林完全放下心防,这次的睡眠竟然是两年来最香甜的一次。
翌日清晨,他尚未醒转,便被窗外的叫嚷声吵醒。
“孟总编,您老回来了?!属下想你想得好苦啊!”许增寿的声音在嘶哑之中,出奇地带着点真诚。
孟林在床上翻转了一下身体,伸了一个懒腰,笑道:“大嘴,两年未见,你拍马屁的功夫又进步了!”
许增寿尴尬地笑了几声,道:“属下这是发自肺腑的话语。”
“好吧!走,陪我到真传弟子别院和任务阁走一遭!”
孟林嬉笑一声打开房门,从储物袋内摄取出一株百年药龄的黄芪,递到许增寿手上。
许增寿虽然不是非常懂灵药常识,但也是半个识货之人:“总编,这积年老药是送给我的?!”
“不错!这是奖励你这两年办杂志的辛苦!”孟林拍了拍许增寿的肩膀,示意他跟上脚步。
许增寿紧跟两步,神情有些疑惑,讶然失声。
“难道总编能够神机妙算?不然的话,你怎么知道这两年来杂志办得红火?”
孟林快步而行,朝着任务阁旁的池塘而去,面容笃定。
“如果杂志出了乱子,你还会这么早来找我?恐怕早让乔师兄跟我说情了!”
许增寿嘿嘿笑了几声,再次恭维了几句,把孟林捧得如在云端逍遥。
此时,正是冬季,宗门内虽然尚未落雪,而淡青色的池塘上已结了一层透明的薄冰。
孟林下意识地神念探查了一番塘底,发现里面的青龙鲥鱼已经没有几条。
在任务阁交接了相应手续之后,孟林二人便并肩而行回到真传弟子别院。
院中,那几棵稀疏的枣树,枝叶愈发凋零。
孟林、乔宗岩、许增寿三人,在石桌旁坐定,举起竹筷共抢早饭。
“乔师弟,孟师弟在不在你这里?”郭若溪的声音,如同百灵鸟一般清脆传来。
乔宗岩调侃道:“郭师姐,他在我这里正抢夺食物,你赶紧把他带到师尊那里训斥!”
郭若溪娇呼一声,推门而入:“等等本师姐,我还没有用饭!”
一时之间,笑闹之声不时地从真传弟子别院中传出,惹得路过的弟子频频驻足。
饭罢,四人端坐在茶桌之旁,惬意地饮用着乔宗岩冲泡的红枣灵茶。
“都尝尝,这是院中枣树所结仙枣泡制,味道很特别!”
孟林端起一盏灵茶,吹了一口气,茶水中的红枣翻了几滚,很是有趣。
“味道很不错,香甜醇厚!想不到,乔师兄竟然还有这一手手艺!”
“哈哈!这都是我修炼霸血玄刀后,师尊担心我性情变得霸蛮,才给我出的这个主意。制茶,泡茶,的确能令人心安!”
乔宗岩抿了一口灵茶,豪爽地解释道。
许增寿插嘴道:“不错,我可以作证!上次,我跟乔师兄押运交割《仙门秘录》给飘渺神宫的师兄,还差点打了一架。要不是乔师兄及时收手,恐怕那人要被劈成血葫芦!”
孟林眉头微皱,仔细询问前因后果,思忖良久后,道:“若真有事,咱们弟兄一起担着,我苍山派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之后,三人当着郭若溪的面,把两年来经营《仙门秘录》的灵石分润做了划分。
郭若溪美目瞪圆,咽了一口口水,看了看孟林,又看了看乔宗岩和许增寿二人。
“三个土财主!你们谁实力最弱?本姑娘红眼病犯了,想要抢劫!”
许增寿惊讶一声,手忙脚乱地把分给他的一大堆灵石塞到储物袋内。
“三位师兄师姐,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孟林哈哈大笑,把住许增寿的手臂,好言劝阻。
“大嘴,别急,有我和乔师兄在此,真的有人抢劫,我们不会坐视不管!”
乔宗岩笑道:“的确如此,若郭师姐抢劫大嘴,我第一个出手帮忙!不把大嘴抢劫干净,我绝不罢手!哈哈!”
许大嘴脸色发黑,声音发颤,生怕郭铭昆门下这三个弟子来真的。
“嘿嘿。总编,事关属下的福祉,你不会不明事理吧?”
孟林剑指微动,从藏天殿内摄取出一个银白小罐,从中取出一撮剑形茶叶,忍不住调侃许增寿。
“我又不是老糊涂,这么浅显的道理怎么会不明白?郭若溪可是我亲师姐,当然要帮她!”
见许增寿拔腿欲跑,他才笑眯眯地另外冲泡出四盏剑茗灵茶,小心翼翼地摆到石桌之上。
“此茶乃筑辛城白虎族珍藏,唤作剑茗,有价无市,殊为难得!每饮一盏,便能增加修士体内庚金之气少许。”
许增寿讪笑几声,忸怩地坐回座位,端过一盏灵茶独自品尝。
三岁开始做王者
郭若溪的注意力,被孟林带回的新奇茶饮所吸引,便不再吓唬许增寿。
孟林把茶盖在茶盏上微错一下,震碎茶香雾气凝成的白色小剑,小意饮了一口,沁人心脾。
“若溪师姐、乔师兄、大嘴,明日我要冲击筑基境!”